马少华:师傅领进门

职务: 电气工程师
编号:220    当前票数:15

来无论什么时候,走到什么地方,都忘不了领我入行的人,这份浓浓的师恩是永远都忘不了的。

长这么大,没拜过师傅。毕业上班后来到一个辽宁的化工厂实习,实实在在做了一回徒弟,其中还真有一段情谊。

师傅王为金是四川人,个头不高,方脸,精干的身材,稀稀拉拉的胡子茬,操一口浓重的四川话,典型一个“川军”形象。刚拜师那阵儿,我几乎听不懂他的话,在教我技术时,我听不懂,再问几遍还是听不懂,看他着急的样子,只好不懂装懂的点头:“哦,对,对!”。时间一长就好多了,后来不但能听懂,自己也能把“没有事”说成“没的士”。师傅带过很多徒弟,有经验,告诉我该学什么,怎么学,真正传技术给我,希望我将来在机电这一行干的更好。冲这一点就挺感激他的,现场调试的工作比较危险,师傅把我的安全看得很重要。当调试环境比较负责的时候,就让我靠后,他先在前面仔细的处理,然后再让我上。所以干活那么长时间,总跟电气柜,设备,蒸汽打交道,也没受过什么伤。有时候站在他身后,看他忙碌的背影,敬佩之情油然而生,心里重重的叫一声“师傅”!

学徒半年后,跟着师傅干了不少活儿,也学了些东西,抛掉了大学生的臭架子,天天穿着油腻腻的工作服,戴着安全帽,拿着一堆工具跟在师傅后面走。去干活时威风凛凛,回来后凛凛威风。不管实际干了多少工作吧,骨子里有了咱们工人有力量的自豪感。不像刚毕业那阵儿云里雾里脚不着地的样子。这当然也是师傅的一份功劳。

师傅不但教给我技术,还教我如何在单位里做人。每当我们干活后一身疲惫的休息时,他便向我说一句“人得自己有技术!”,然后用自信肯定的眼神盯着我,再接下来用那四川腔调说“才能在单位里混得下去啊!”。是啊,话粗理不粗,各行各业,万事万物不就是这个道理吗?然而没有曾经在基层一线经历过,怎么能用这简单的话来理解这道理呢。

培训生活过了一大半,有时想想快回去了,将要告别这块洒下汗水留下回忆的东北大地,心里还真舍不得。舍不得曾经修过的机器,调过的设备。舍不得关心爱护过我的师傅们,还有一个班上的同事们。尤其是我的王为金师傅,做徒弟久了,总觉得师傅是靠山,总想一直在师傅的荫覆下。无奈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最终还得离开师傅,自己去撑起一片天。不过将来无论什么时候,走到什么地方,都忘不了领我入行的人,这份浓浓的师恩是永远都忘不了的。将来在这一行能做好,能胜任,甚至有点成就,才是对师傅最深的报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