魏涛:勿忘初心——15年的工作感悟

职务: 电气工程师
编号:180    当前票数:61

回想一下,个人能力,和所处的环境有很大关系,不断的接触新事物,碰到新问题,先自己想办法解决,解决不了在求援,把自己能想到的能做到的先做!才能提高自己自身能力,光说不练没有实战是不行的!

  2002年学校出来,怀着年轻的梦想和冲动,参加校园招聘,通过面试考核应聘到新疆一家棉纺厂做设备维护,軋花,梳棉,粗纱,细纱,络筒,个个工段都进行了一个月的熟悉实习!后来就被安排在细纱保全。

  设备是早些年德国的设备据说是友好捐赠的,十五台细纱机,都是一千锭的机子,一个150千瓦电机,全齿轮传动,每次改变纱支工艺都要两头换一堆齿轮,每天早班上班先围着个人的分包机台,检查一下,然后就是小修指定机台,一个小时内龙带,锭子,压轮,锭子润滑,粗纱吊锭,罗拉清洁,罗拉滚针轴承润滑,罗拉压轮清洁润滑,锭子底座螺丝检查,一系列的机械部分保养,最后检查电气控制柜的卫生,一个小时内四个人把一台一千锭的细纱机要检查完,然后就是机台大修,三天一台,除了机架,其他全拆,清洗检查所有轴承,罗拉跳动在两丝一内,所有的锭子皮带压轮插下来检查轴承和弹簧板,在机架校平,校正后,把拆下的部件全部重新装上,每天都在紧张的干活中度过,三班八运转,人停机器不停,赶上那几年纺织行业不景气,为了压缩成本,配件都不买了,守着一台车拆给其他车补配件,厂里有不少当地维族同事,名字都很长,不好记下,大修期间经常加班,毕竟年纪轻,每天都是八点进车间晚上九点出来都不知道白天啥感觉,(新疆和内地的时差)那时真的很听话,领导让干啥就干啥,加班没有加班饭,说是年底给加班费,前纺车间空调上进风,下排风的风洞里棉絮清理一次就是两麻袋,出来就像被活埋的坑里拉出来的一样!到了八月开始收棉花,被安排到总厂的点负责押车到个个点收棉花,开始天气还好,等到十月之后就开始下雪了,每次出车到下面的收购点,就不知道几点能回来,我印象最深刻有一次到大泉湾的收购点,前一天下了雪,晚上装好车,起风了驾驶室开的暖风,我和当地司机师傅都穿的大棉衣棉鞋,开了两个小时到了车厂里人都快冻成冰棍了,车也没卸,司机师傅和我一块到我宿舍,那晚上我在暖气跟前烤了一夜腿,第二天早上才听说当晚零下32度!

  干到年底,厂里领导一句话加班一水吹,啥也没有!现实是骨感的,春节前我买了回家火车车票,回了西安,节后开始了新的生活!

  节后在家附近找了一个设备厂干电工,刚去情况大家也能想到,新人受欺负,三个月后,有台大设备的单子,第一次干电柜安装接线,把我单独放到一个角落里,给了两个柜子元器件,给了完活时间,那个郁闷啊,好吧,行不行都得给自己撑台面,六天后完活了,提前一天搞定,班长,主任,厂长,老板,都过来看了!第七天柜子拉到老师傅装的电柜那里,连接到一起,上电试柜子,一切ok,我心里没有喜悦感,那是应该做好!下午主任通知我给你定了工资和老师傅工资一样。

  

  总算在本地找了一份认可的工作,进厂三个月,除了干电活,厂里也给安排干机械安装的装配活,扎下了时间也快,设备整机安装完成了,发货到常州,厂里派我和三个机械安装到现场装机调试,一切按部就班,放线,接线,校线,机械部分也完成了安装,通电开始电气调试,第一次用变频器,伦茨82系列通用变频器,和93系列伺服变频器!那说明书,还好带有中文版,82系列还好,费点劲调好了。93系列只能转,和通用模式一样,没法自动调节速度,没办法,和单位里联系,联系伦茨售后,售后技术指导从上海赶到常州,调PID,一系列的当时就没听说过的名字,调了一天带加班,总算好了,人家晚上赶回上海,第二天我到了现场处理试机了发现的小问题,然后就拿本子把伦茨93系列驱动器的参数用面板调出来,一个个的抄下来,记在本子上,参照说明书一个个看解释!后面又有同样设备都是我自己调试,有碰到没遇到过的就打电话问售后技术支持,在西安当地单位接触了PLC直流调速,触摸屏,伺服驱动,这些书本上当时描述比较少的工控产品,在上班的单位都接触了,接触多了,也就开始熟悉了,自己也开始接触编程,触摸屏画面编辑,自己也做一些设备的电气设计调试!回想一下,个人能力,和所处的环境有很大关系,不断的接触新事物,碰到新问题,先自己想办法解决,解决不了在求援,把自己能想到的能做到的先做!才能提高自己自身能力,光说不练没有实战是不行的!